月下离人醉

这里月离。
很懒,不可食用。
主萌gl和bl,杂食系,佛系小透明文手。
高三长弧,还请见谅。
欢迎勾搭w

恋爱中的人

恋爱中的人,就像流浪小狗狗一样可爱。

想揉揉她的头,告诉她你已经很棒很棒啦。

想捏捏她的脸,宠溺地问她要不要吃甜甜圈。

想拉拉她的手,在她脸红心跳想松开手时十指相扣。

想满足她的要求,包容她的任性。

“你很努力了呢。”

恋爱中的人好可爱啊。

END

(梗)感慨

想起之前写的一辆园医ABO重伤Alpha强制发清的强迫车。

写的时候却总觉得别扭。今天突然惊觉,如果是艾米丽的话,如果是那个温柔的艾米丽的话——

即使身体并没有到发清期,被兽性掌控的Alpha每一次的侵入都像将她从内部狠狠剖开,剧烈的疼痛让眼前渐渐模糊。

‘好痛、好痛、逃、快离开。’

即使脑中释放的信号锐意清晰,惊惧的心脏疯狂鼓动。

只是看着那个孩子、那个年轻的Alpha、那个她发誓要拯救的、她的小园丁——眼中坠满碎钻,不停地说着对不起的样子。

一切好像都不重要了。

青涩的omega埋首在少女脖颈间,侧过脸颊挡住泛白的唇角。她竭力抑制身体的颤抖,缓缓的,缓缓的沉下身子:

“别怕……”

END

园医本本终于到了!!!
各位太太的文都超级棒!!拿到手之后就忍不住看了好多遍!!特别是又糖又刀的那几篇……!好吃!!
实体书摸着超级舒服,今天在学校一整天都在惦记着本子虽然收到的这两本是给小伙伴代购的我的本子还要几天才能到……(突然伤心)但是……!收到实体本的感觉还真是该死的美味……x
另外悄悄咪咪分享一个在发货前一天做的梦。

“本子没了。”

主催捂着脸,痛心疾首地说道。

“啊???”

然后我们一群百合控作者们聚集在了一起,热烈讨论该如何追回本子。

不知道为啥其中有两个太太,一个叫巴啦啦,另一个叫小魔仙???

而在梦里的我丝毫没觉出不对。

我们为此展开了行动,发传单,搞间谍战,去客服门口哭诉(……)等等。

但还是一筹莫展。

镜头转换——

许多年后的大(强)英(盗)博物馆内——

一名长相酷似希特勒的男子激动地向馆长报告,说他们成功截获了大洋彼岸的一批珍贵文物。

馆长胡子一挑,也兴奋地手舞足蹈,不停地说着这批文物的历史价值多么多么珍贵,能为他们带来多少财富的话。

然后布一掀开——

竟然是我们的本子??!

而且下一个场景就是我们依旧傻兮兮地讨论怎么找本子,然而多年后它被强盗博物馆截了???

可喜可贺的是——

我第二天打开淘宝,它发货了。

END

买的天堂树太太的本子收到惹!!简直太棒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是太短惹……!看不够啊!(捶地)
呜呜呜我园医本什么时候到……期待哭泣……QAq

【园医】诱受医生x双面园丁(ABO )3

久违的更新。这章是临时标记,含有微量车车。

下周不出意外的话会更新盲蝶。
临近期末,更新时间不定。
祝看得愉快w


园医合志看这里(〃'▽'〃):https://h5.m.taobao.com/awp/core/detail.htm?spm=a2126o.11854294.0.0.49d74831EnUpHI&id=584407264106

园医,百合向,园丁生贺。
40分钟激情摸鱼产物。
让我们先挥动魔法棒,念出那个古老的咒语:
“略略略略略——!”
好了现在的时间是12.21!祝艾玛生日快乐!

【脑洞】梅花精

在学校闻到梅花香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梗。

小透明是一只梅花精,平时在班里默默无闻,存在感低。

但是一到冬天的时候,班上同学抢着吸她。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在你身边特别的心旷神怡。”

某同学一脸深沉。

然后每次他们围成一团蠢蠢欲动的时候,班长就一脸凶凶地走了过来。

“都围在这儿干什么!?”

班长平时就不苟言笑,老板着脸,超级凶。同学们怂巴巴地四散而逃。

“过来。”

班长拉着小透明就走,同学们在后面担心小透明会不会挨骂,又惧怕班长权威不敢跟过去。

来到空无一人的体育器材室,班长关上门,脸上依旧是凶凶的表情——然后抱着小透明就开始吸。

小透明脸红红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快要蹦出来了。她僵硬着身体,不敢乱动,即使已经被吸过很多次了还是没法坦然。

班长紧紧抱着小透明,头埋在她的颈侧,蹭蹭她粉嫩粉嫩的小耳朵,嗓音低哑撩人:“想吃梅花酥酪了……”

END

想要拥有qaq


记一个懒趴趴喵的小故事。
今天去学校前在随喵看到一个喵友发喵趣说肚子疼。我就在下面回了个“揉揉你”。
没想到就被小姐姐戳啦。
后面就有了这个小故事w

【盲蝶番外】真正想要的东西

写在前面的碎碎念:是双盲戏蝶的正常向番外,算是对盲女两姐妹的一个补充。
盲女的设定:
亚当斯家族的每一位海伦娜们,都逃不过“诅咒”——失去视力。这种家族遗传病会慢慢剥夺她们的视力,直至完全失去光明。但她们可以经过训练,得到依靠盲杖感知事物的能力。



(盲蝶番外)真正想要的东西

几年前——

暗金蛋糕紧拽着手中的信件,低着头,整张脸都隐入了阴影之中。

“诅咒终会降临。”

信纸上的这几个大字刺痛暗金蛋糕的心,轻而易举地便击碎了她的一切希望。

“姐姐~你看!~”

欢快的脚步声响起,甜心蛋糕两只手并成一团,哒哒哒的跑了过来。小家伙站在姐姐面前,小脸红扑扑的,献宝似的举起了手。

小皮靴刮过细草,带来的沙沙声响格外动听。暗金蛋糕抬起盲杖轻轻敲动,借着隐约的轮廓,抚上了妹妹柔软的发顶。

“嗯?怎么了?发现了什么好玩儿的事吗?”

“嗯嗯!姐姐凑过来一点!把手伸过来~”

蛋糕愣了愣,嘴角勾起无奈的笑意。她握紧了盲杖,另一只手毫不犹豫地递了出去。

“不对!姐姐,要两只手才可以。”

甜心蛋糕跺了跺脚,脸颊鼓起,她睁大了一双亮金色眼眸,固执地纠正。

暗金蛋糕停滞了几秒,她握紧盲杖,复又松开,世界顿时陷入黑暗。暗金蛋糕微不可查的颤抖了一下,两只手缓缓向前伸去。

臂弯还没打直,手掌就被暖暖的一团触碰了。甜心蛋糕小心地用合拢的手对准姐姐的手指,小脸上满是认真:

“姐姐,一会儿马上要把手合起来哦。”

“嗯。”

暗金蛋糕歪着头有些不解,但还是微微蜷曲指尖。甜心蛋糕的手钻进虚拢的手掌中,小心地张开,又立刻抽回。

“姐姐!”

“刷——!”

手掌猛地合拢,圈住了那个小小的生灵。

“这……!这是……?”

富有生机的小精灵不甘寂寞的乱窜,纤柔的翅膀划过掌心带来细密的痒意。暗金蛋糕感受着手心中的小生命带给她的柔软触感,不可置信的惊呼出声。

“是蝴蝶哦,姐姐。”

甜心蛋糕两只小手背在后面,仰着头。金色的眼睛闪闪发光。有些小得意的望着暗金蛋糕。

“嗯……”

暗金蛋糕无神的双眼直直的注视着手心,鲜活又美好的触感让她几乎控制不住的想将这小小的生命占为己有。

可是……

“妹妹,你喜欢这只小蝴蝶吗?”

“嗯!很喜欢哦!”

她的妹妹坦诚又直率的点头,没有丝毫犹豫。

“那……就……给你吧……”

暗金蛋糕摸索着寻找到妹妹的小手,想将手中的小生命送还给她。但待她真的碰到妹妹的手时,她的眉头却微不可查的皱起。

“我……”

“姐姐!”

娇俏的小少女一把握住姐姐的手,暗金蛋糕一顿,蝴蝶便扑腾了几下,落入甜心蛋糕的手中。

暗金蛋糕的心中一种淡淡的失落感弥漫开来,有些苦,有些涩。

但紧接着,甜心蛋糕却忽然抓住了蝴蝶的翅膀两边,手上用力——

“刺啦——”

极轻,极刺耳的布匹撕裂般的声音响起。跃动的生命悄无声息的坠入了死亡的深渊,蜷曲着身体,如风中摇曳的花,被瓢盆的大雨摧残殆尽。

蝴蝶的小胸脯极快的颤动几下,便没了声息。她黑宝石般的眼睛失去了光泽,头歪向一边,望着自己倾刻间便失去的翅膀。蝴蝶小小的身体软软的躺在手掌中间。一旁两片大大的翅膀,弱弱又坚韧,此时在阳光下,仍泛着漂亮的光泽。

“姐姐,给你!~”

甜心蛋糕捏起一片翅膀,放入暗金蛋糕的手中。她的脸上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真实又明媚。

“嗯……”

暗金蛋糕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的抚上了手心的翅膀。上面的纹路华美而繁复,像是手艺老道的匠人,不分昼夜做出的精美的衣袍。

可是……

“嗯!姐姐也觉得这个翅膀很漂亮对不对?”

甜心蛋糕仰着头,随意地抖掉死去的躯壳,捏起翅膀细细打量。

“啪——”

残破的躯体无力地坠落。

“嗯……”

不知为何,明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暗金蛋糕的心中却好似破了一个大洞,空落落的,不停的往外渗着风。

“谢谢妹妹,我很喜欢。”

暗金蛋糕敛下眼睑,唇角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

啊……是啊……

“嗯!姐姐喜欢就好。”

究竟是……为什么呢……?

END